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中小雀 [收藏阁]

山里的小雀虽然能力很小,声音也并不美妙,但她舒展歌喉是自由的。(初衷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在江广福交界的偏僻小山村,成长在不需要知识的那个年代,现在是不上讲台的教书匠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【原创】游人到此总诗狂 -------《云栖雅韵整编》  

2017-06-03 22:14:08|  分类: 诗词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
游人到此总诗狂

《云栖雅韵整编》


九江,我的家乡。

东枕鄱阳湖,北濒长江,西连幕阜山脉,南屏庐山,人称江西的北大门,地处赣、鄂、湘、皖四省交界处。长江自西浩浩荡荡而来,自古有“江到浔阳九派分”之说,故名九江,又称江州。自秦朝始,曾使用过九江、柴桑、江洲、浔阳、汝南、湓域、德化共七个名称。明朝以后至今沿用九江地名。九江,“据三江之口、当四达之衢”,早在新石器时代,在这块土地上就有人类活动。夏、商、西周时期,九江地处荆、扬二周界。春秋为吴之西境,楚之东境,俗称“吴头楚尾”。先民的活动,造就了灿烂文化,神奇的土地,引来了无数遐想。壮阔的大江、浩渺的鄱湖,使九江成为通衢大道、鱼米之乡;庐山,秀出南斗,气象万千,更激发历代文人墨客无尽的创作欲望。诗词、文赋、金石、碑刻、楹联、故事,林林总总,恣意汪洋,谱写了九江文化壮丽的篇章。


    4000多年前在庐山紫霄峰上,大禹治水时,尝登此,刻字于石室中。好事者缒入之,摹得百余字,字奇古不可辨。只“洪荒漾,予乃檋”六字可识。这是留传庐山最早的文字记录。

  庐山古称敷浅原,大禹时所作的《禹贡》有庐山古称的记载。《尚书·禹贡》曰:“岷山之阳,至于衡山,过九江,至于敷浅原。” 明末名士,著名文学家夏允彝断言敷浅原即庐山,“敷浅原之为庐山审矣”。

  “庐山”见之于现存的古籍,首见战国末年、魏国史官于公元前229年至225年所著的《竹书纪年》:“(周康王)十六年,王南巡狩,至九江庐山。”周康王钊,约于公元前11世纪在位,是西周的第三位君主,故庐山之名最早起于公元前11世纪的西周。(早年的《竹书记年》早已遗失,现版本是以明朝留存版本为参考)

  战国末年的《山海经》等书又称庐山为天子都、天子障、南障山等。《山海经·海内东经》中亦有:“庐江出三天子都,入江彭泽西,一曰天子障,又曰三天子障,山在闽西”之语。与魏国史官《竹书纪年》相隔一百年,西汉司马迁又将“庐山”之名载于《史记》。《史记·河渠书》中有“余南登庐山,观禹疏九江”之记载,“庐山”之名始见于此。司马迁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登上庐山的文人。 


  司马迁上庐山,翻开了庐山人文活动的崭新一页。庐山开始令世人瞩目,跃居天下名山行列。这在东汉班固《汉书·武帝纪》中有记载:“元封五年冬(公元前106年),上巡南郡,至江陵而东,登礼潜之天柱,号曰南岳。浮江自浔阳出枞阳,过彭蠡,礼其名山大川,北至琅琊并海上,四月至奉高修封焉。”《史记·封禅书》则如是记:“上巡南郡,至江陵而东。登礼潜之天柱山,号曰南岳。浮江,自浔阳出枞阳,过彭蠡,礼其名山大川。”从汉武帝此次出巡路线看,祭祀的名山当中就有庐山,并给汉武帝留下了深刻印象,乃“以潜之天柱为南岳,以庐山为贰”,列入西汉祀典。

  从现在能查找到的古籍看,最早题咏庐山的诗为东汉顺帝建康元年(144)“庐山君”之女“婉”所作的《琴歌》:“登庐山兮郁嵯峨,唏阳风兮拂紫罗;招若人兮濯灵波,欣良运兮畅云柯;弹名琴兮乐莫过,云龙令兮登太和。”但“庐山君”究竟为何人?转载此作的晋代祖台之《志怪》,只说是庐山的一位神仙,实名未有,其女——“婉”,就更虚缈了。

  今本《搜神记》卷四《建康小吏》条亦有曹著的简单记载:“建康小吏曹著,为庐山使所迎,配以女婉。著意不安,屡屡求请退。婉潸然垂涕,赋诗序别,并赠织成裈衫。”汪绍楹校注本谓:“本条未见各书引作《搜神记》。”则是否为《搜神记》原本,亦有可疑。而祖台之《志怪》则较为详细周密。庐山的历史,三国以前,传闻多于真实,三国以后,大体有据可考。星子县温泉镇的杏林便有一段十分美好的传说。


  《董奉传》载:“董奉,字君异,三国吴时闽之候官也,隐庐山,为人治病不受钱,惟令种杏一株。”

  据东晋著名道教学家葛洪《神仙传》卷十记载 :“君异居山间,为人治病,不取钱物,人重病愈者,使栽杏五株,轻者一株,如此十年,计得十万余株,郁然成林……”董奉曾长期隐居在江西庐山南麓,热忱为山民诊病疗疾。他在行医时不索取酬金, 每当治好一个重病患者时,就让病家在山坡上栽五颗杏树;看好一个轻病,只须栽一颗杏树。所以四乡闻讯前来求治的病人云集,而董奉均以栽杏作为医酬。几年之后,庐山一带的杏林多达十万株之多。杏子成熟后,董奉又将杏子变卖成粮食用来贩济庐山贫苦百姓和南来北往的饥民,一年之中救助的百姓多达二万余人。

  《真仙通鉴》记录了他的精湛医术:“奉居庐山时,为人治病。有少许病癞濒殆,自载诣奉。奉请坐密室中,以布五重缄其首,敕家人毋相通。俄有物入其室,通舐之,痛不可堪。度其舌可大尺许,气息如牛,久乃去。始解布,与少水饮,旬日少年体尽出无肤,痛甚。又旬日,生肤如凝脂,癞尽愈。”

  正是由于董奉精湛的医术和悬壶济世的高尚医德,赢得了百姓的普遍敬仰。庐山一带的百姓在董奉羽化后,便在杏林中设坛祭祀这位仁慈的道医。后来人们又在董奉隐居处修建了杏坛、真人坛、报仙坛,以纪念董奉。如此一来,杏林一词便渐渐成为医学的专用名词。西晋史学家司马彪著《续汉书》,其《地理志》载:“庐山西南有双阙,壁立千余仞,有瀑布焉”,指的就是石门涧,该志被后人补人《后汉书》,这是庐山胜景在史籍中最早的记载。其后,东晋高僧慧远撰《庐山略记》,杏林、香炉等名称始见。


  佛学对东晋山水审美意识与山水游记的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。以慧远为首的诸道人以佛眼看庐山,形成较为集中的游记、诗歌群作。其作品融铸了大自然的生命活力和佛理的空明玄寂,体现出玄理与地志的双重影响,可视为游记成熟的标志。宗炳对山水观照进行了美学阐释,表述了澄怀味象、与道冥合的玄理旨趣,代表了慧远一派山水游记的艺术趋向。

  东晋道士支昙谛(347-411)曾作《庐山赋》:“南面巍崛,北背迢递。悬溜分流以飞湍,七岭重墂而叠势。美二流之潺湲,津百川之所冲。峭门百寻,峻阁千仞。”此赋中与慧远的《庐山略记》一样,提及公元2世纪约70年代安息国名僧安世高来庐山的活动。安世高,来自当今西亚的古国安息的翻译僧,在长安活动了22年。连他都知道中国长江之南的庐山,非得游历。可见,东汉时代庐山的知名度已经是传及外国了。

  匡俗及其传说,最早出现在晋代会稽太守熊默撰《豫章旧志》之中。《豫章旧志》载:“庐俗字君孝,本姓匡,父东野王共鄱阳令吴芮,佐汉定天下而亡。汉封俗于鄡阳,曰‘越庐君’。俗兄弟七人,皆好道术,遂寓精于宫亭之山。故世谓之‘庐山’。汉武帝南巡,睹山以为神灵,封俗‘大明公’。”

  匡俗,秦末汉初人,被西汉朝廷封为“越庐君”,居于鄡阳县(今江西省九江市都昌县,其部分地域后来下陷为鄱阳湖所浸没)。晋代的熊默说“俗兄弟七人,皆好道术,遂寓精于宫亭之山。故世谓之‘庐山’。”他只是记述了西汉之初,庐山仍只称此名。他也没有拿出此说的文献根据。可是,早于熊默约五六百年的司马迁并没有说过庐山之名有这样的来历。

  可是东晋道士周景式在《庐山记》里却编造了个庐山始祖——神仙匡俗。他说:“庐山匡俗,字子孝,本东里子,出周武王时。生而神灵,屡逃征聘,庐于此山,时人敬事之。俗后仙化,空庐尚存。弟子睹室悲哀,哭之旦暮,事如乌号。世称‘庐君’,故山取号焉。”他把汉代的实名人物匡俗,虚构成为周武王(公元前11世纪)时代的仙人。他把庐山命名来历,重新虚构为道教创造的“仙人”居此。

  周景式在《庐山记》中,记载了秦始皇于其三十年(前217),南巡时,经长江,遥望庐山,将其中一座高峰,命名为“上霄峰”,表达了他对庐山的景仰——庐山之南有上霄峰,高壁缅然与霄汉连接,秦始皇三十六年叹期岳远,遂记为上霄焉。

  北魏郦道元作《水经·庐江水注》,把《山海经》所载庐江与庐山联系起来,以为“庐山之名,山水相依,互举殊称”,因谓庐山即古“三天子都”或“天子鄣”,而出于庐山北麓之石门涧即古庐江。《水经》中有“庐江水,出三天子都北,过彭泽县西,北入于江”的记载。秦汉时,由于秦始皇、汉武帝等帝王对神仙方术的推崇,更使庐山成为具有浓厚神秘色彩的“神仙之庐”。东汉明帝时,庐山就是中国佛教中心之一,当时山上寺庙多达三百多处,其中号称庐山“三大名寺”的西林寺、东林寺、大林寺和“五大丛林”的归宗、秀峰、万杉、栖贤、海会等最为著名。 


  慧远(334—416),东晋名僧,俗性贾,雁门楼烦(今山西宁武县)人 。太元八年(383),慧远50岁,正是“知天命”之年,与弟慧持等从荆州南下,原先拟去粤东罗浮山(今广东省博罗县境内)。慧远一行路经此郡,他见庐山雄伟幽静,足以滋养发展佛教事业,安定心神,便带领众僧,在庐山西麓的西林寺之东的“龙泉精舍”住了下来。慧远仰慕庐山的风光与他从事的佛教传播事业相和谐。慧远初来庐山,住在昔日同门慧永的西林寺内。然而,跟随他从荆州来的僧人就有数十人,到庐山后,还有很多信徒仰慕其名而来,龙泉精舍与西林寺都住不下了。这也促使他尽快新建寺庙。太元十一年(386),53岁的慧远,在庐山西麓创建了东林寺。他在庐山这么留驻,前后就是34年,直到他生命的尽头。东林寺内现存的一株树龄为1600多年的罗汉松,传为慧远所植。 

  慧远创建了东林寺,心灵更加皈属于庐山了,更有一番静善、从容的心绪来欣赏庐山的大气势的美景了。大约是在太元十一年(386),慧远写了《庐山略记》。这是现存历史文献中能查找到的最早的抒写庐山美景的散文。 

  慧远在《庐山略记》里叙述:庐山“其南岭临宫亭湖,下有神庙,即以宫亭为号,其神安侯也”。由此可知,他来庐山后,在山麓转了一圈,也曾到了山南麓的鄱阳湖滨。他还在宫亭庙里祭祀了东汉末年从安息国来到庐山的高僧安世高。 

  慧远在《庐山略记》中说,东林寺背后的山,“左有龙形而右塔基焉。下有甘泉涌出,冷暖与寒暑相变,盈减经水旱而不异,寻其源,出自龙首也。”他还写到了东林寺对面是香炉山(后来称为“北香炉峰”),寺附近还有石门涧峡谷里对峙的险峰(铁船峰、天池山)与石门涧瀑布:“石门,其前似双阙,壁立千余仞而瀑布流焉。”“其中鸟兽草木之美,灵药万物之奇,略举其异而已耳。”在他看来,东林寺区域奇特的自然美,对于弘扬佛教十分有利。 

  按照慧远《庐山略记》所述,那时他兴建了庐山的第一座佛塔。这比北魏时在平城永宁寺和洛阳永宁寺所建的木结构浮图(塔)要早。 

  隆安四年(400),慧远来庐山17年了。这年早春二月,他以67岁高龄率一个庞大的僧团游览庐山,第四次攀登了石门涧。他的《庐山诸道人游石门诗序》,记述了这一盛景。“道人”亦是对佛徒的统称。 

  他这篇散文的起笔风格,还如同第一篇写庐山的散文——《庐山略记》,是从石门涧的地理位置开始的。他说,俄而太阳告夕,所存已往,乃悟幽人之玄览,达恒物之大情,其为神趣,岂山水而已哉! 

  慧远继承了前辈文化人建立在中国传统文化观念之上、并且有着突破性的创新的山水自然观,但是,他在山水审美之中宣说的是佛教的观念,是把山水看作是佛理的载体,看成是他的生命的永远的亲和归宿。慧远的五言诗《庐山诸道人游石门》与为之“序”的散文,在思想是一脉相通的。即在具有佛学观念的人的眼中,山中景物都虚化在天空之中,而天空却是浩眇的佛的力量的外在化了。故而,山景是虚化在佛的力量之中了。 

  在慧远的情绪感染下,30多位同游者,皆写了五言游庐山诗。刘遗民、王乔之、张野等庐山隐士也写了和诗,成为当时传颂遐迩的盛事。 

  而慧远的《游庐山》(一作《东林杂咏》)诗,这是现存的署以实名的最早的两首庐山诗之一(另一首即为湛方生的《庐山神仙诗》)。


2015年 5月;




【原创】边框制作-----枫叶知秋; - 枫叶知秋 - 枫叶红似火,一叶便知秋;

边框制作;枫叶知秋;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